网站首页>都市言情>儿女的培养

儿女的培养

更新时间:2021-12-03 04:05:26

儿女的培养

一)初入名校

2060年,二女儿9岁,我和妻决定送她去白天鹅艺校去学习.

大家都知道,艺校就是妓女培训基地,我们希望女儿长大后能成为一名出色的妓女.

面试时,主考官是个三十多岁的女教练,姓张,按习惯我们称她张老师.

张老师对女儿的身材和相貌都满意,只是觉得年龄大了些,有点犹豫.

我说了很多好话,她只是反復强调:“有些品格是要从小培养的,过了那个年龄就比较难.你知道,我们培养每个孩子都要花很多心血,如果到最后发现她不适合,或者她不愿意,那所有努力都白费了.”

来之前我就知道这所名校很难进,对学员百般挑剔,但只要能进,一般都会成材,所以继续央求.

过了一会,妻在外面等得不耐烦,带老大老三进来看,不料张老师见到我10岁的大儿子后眼睛一亮,说:“这是你孩子吗?”我说是,张老师说:“这孩子看起来倒像是块料.”换別的家长听到这话,早顺水推舟成其好事了,我却一时犯蠢,说:“可他今年10岁了……”

幸好张老师不在意,说:“男孩子大些不要紧,我从事教育工作那么多年,看人还是准的,我相信这孩子可以培养.”

然后她叫儿子过去,拉着他的手问他许多问题.儿子很顽皮,答案令人啼笑皆非,但张老师却越听越乐.

谈了十分钟后,张老师检查了儿子的生殖器官,又问我们想不想让儿子进她的学校,我们立刻答应了,再问女儿的事,张老师说:“等我和另一个教练联系一下,只要他愿意就沒问题.”

她又说:“妓女的职业生涯不长,社会需求也不大;妓男职业寿命要长得多,社会需要量极大,能培养出一个是很不容易的,前途也是不可限量的……”

我和妻听了很高兴,当即答应下来.

隔天,张老师打电话来说女儿也被录取了,于是我家两个孩子都进了白天鹅艺校,引起邻居们好一阵议论,猜测我们和艺校负责人有什么关系,纷纷来套近乎,希望我们能帮他们把孩子弄进去,费了好大功夫才让邻居们相信我们并沒有走后门.

我和妻很好奇地问孩子们,在艺校学些什么,孩子们说老师不让他们把学校的教学内容洩露出去,否则要被开除.我们保证不跟人说,又再三追问,女儿才说是学跳舞和体操之类,再问多就不肯说了.

每天接孩子们从学校放学,就送他们去艺校,学到七点多才回家.

二)家庭作业

一年多后的某晚,孩子们回家时都提着一个袋子,面装着演出服,说学校让给家长做匯报演出.我和妻都很高兴,忙坐下准备观赏.但孩子们又郑重地说:父母要分开观看,爸爸看女儿表演,妈妈看儿子表演.

沒问题啊,还挺神秘的.我和妻就分別带孩们们去了不同房间.

进了房,女儿去厕所换衣,还沒出来,妻就敲门进来.我奇怪地问她怎么就看完了,妻有点不好意思地说:“羊羊(儿子小名)说要我脱光衣服看,我想问问小美(女儿小名)是不是这样.”

我很意外,心想这是什么规矩啊?

一会女儿出来,见母亲在又缩了回去.妻走到卫生间门边问她,她说是这样.

妻满腹狐疑地走了,女儿才出来.她穿着一件又薄又紧的体操服,快步跑到门边把门反锁了,才对我说:“爸,你要把衣服都脱了才能看.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老师说的.”

好吧,脱就脱.三下五除二脱光了,在床上坐好,女儿才转过身来,我马上发现她的体操服薄得有些透明,肚脐眼、阴唇、刚发育的小奶都若隐若现.

表演完体操,女儿又跑进厕所换了一套芭蕾舞裙,开始跳芭蕾.

这舞裙上身沒什么,只是裆部那条带子有点窄,屁股也露出大半个.

跳完后女儿拿张表给我打分,我全勾了最好.勾到最后一个选项,见下面被折起来,就打开看,但女儿忽然伸手抢了过去,说:“这是我自己填的!”

我问:“那是什么呀?”但女儿不肯说,瞟了我下体一眼,打了个勾,折起来就拿出去了.

我穿好衣服,见妻还沒回来,就去儿子房间找.

门沒关,一推就开了,只见妻一丝不挂地半躺在床上,大腿分开,儿子左手捏着纸笔,右手中指插进母亲的阴道内扣着.

见我进来,妻脸一红,说:“你看他们学校真是的,跳完还要看人家面有沒有出水.”又对儿子说:“好了沒有啦?”儿子沒回答,抽出手指看了看,在一张纸片上印了一下,然后用钉书机把纸片钉在表格上,折好塞进书包,才说:“好了!”

妻起身穿上内裤,抱了其他衣服出来.

“小美有沒有检查你?”

“她倒沒有,但表格最后有一项是她自己填.”

“填什么?”

“我还沒来得及看她就抢走了.”

“羊羊也是,但我说他不给我看我就不让摸,他才给我看了.”

“写什么?”

“羞死人了!要他看我有沒有出水,如果沒有就检查面……”

打那以后,每隔两个月,孩子们就要做一次类似的匯演,我和妻也慢慢习惯了.

隔壁老李告诉我他两个儿子也进了白天鹅艺校,看着他开心的样子,我想再过个一年半载,儿子们会不会令他烦恼?

三)父母的影响

又过了一年多,一天送孩子们去艺校后,张老师说要跟我谈谈孩子们的学习情况.关于这些,我一直沒有任何消息,心很想知道,又怕孩子们在学校做错什么事,怀着不安的心,跟张老师进了办公室.

一进门就见到上挂着张老师的巨幅裸照,旁边还有一个裸体帅哥,两人像是在跳伦巴舞.

“哟,这是您的照片吧?”

“是呀,年轻时照的.”

“真漂亮!”我恭维道:“这位是你先生吧?”

“是呀,让您见笑了.”张老师谦让着:“来,请坐.”

“有孩子了吧?”我试探着问.

“有个女儿,在育才学校读五年级.”

“哟,我就在那教书呢,请问贵千金芳名?”

张老师带着艺术家特有的那种高傲的微笑,岔开了话题:“是呀,她很喜欢听您讲课呢.”看来张老师早就知道我们的情况了.

聊了一会,我又问:“想必贵千金也在白天鹅学艺吧?”

张老师说:“那倒沒有.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我不想让她做妓女.”

“为什么?”我更奇怪了.

“唉,我以前也做过妓女.在外人看来,这是个令人羡慕的职业,但个中甘苦,只有自己知道.”

我还想问,但张老师抢着道:“我们还是说说小美的事吧.”

“行行.”我答应着,心又悬起来了.

“您真的想让小美做妓女吗?”

“是,就不知她是不是那块料,让您费心了.”

“现在还看不出,她还小,女大十八变,不能过早下结论.不过最近我们做了一次体检,小美的身体已开始发育,该为她准备了.”

我认真地听着,后悔沒拿个笔记本来.

张老师继续说:“小女孩的第一次很重要,是一道关,如果她感到不快乐,留下心理阴影,对将来的发展很不利.”

“您说得对.”

“所以在第一次的人选上,必须很慎重,要选她喜欢的,信任的人,而且身体也有一定的要求,不能让她太过疼痛.”

“对,对.”

“还有羊羊也差不多长大了,男孩子在这方面比女孩子好处理些,羊羊也是个乖巧的孩子…”

“那是您教得好.”

“不必客气,羊羊确实是个好孩子,老师们都喜欢他,上次市领导来视察,副市长和公安局长的夫人也喜欢他,问了好多情况,我也不太清楚,所以想向您请教一下.”

“岂敢,您请问.”

随后张老师问了我家祖辈的身体和精神状况,又问我和妻同样问题,我都一一回答.

接着张老师又说:“我还想看看您的身体,因为羊羊长大后可能和你相似,不知您愿不愿意?”

我说可以,就起身脱了衣裤.

张老师拿着个手写版,围着我走了一圈,在版上点点划划,然后说:“身材不错.”

“您太客气了.”我不好意思地笑笑.

“真的,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.”张老师说着,捏捏我的睪丸和阴茎,又把手指插入我的肛门探查,要我张开嘴让她嗅,最后翻开我的包皮看了看.

“呃,包皮长了些吧?”我担心地问,因为儿子也是.

“不影响性交就行,很容易翻上来,有些女人特喜欢包皮的阴茎呢.”张老师说着,坐回办公桌旁开始打字.

“您的身材也很好呀.”我恭维道.

“您过奖了.”张老师看也沒看我一眼.

“不会吧,不知我有沒有这个荣幸欣赏一下您的玉体呢?”

“请稍等一下.”

我碰了一鼻子灰,尴尬地闭嘴站在那.

一会,张老师说:“麻烦您坐到这来.”

我刚走过去,门开了,一个英俊的男子走进来,直接对张老师道:“阿芝,借你的手写版给我用一下.”

张老师把手写版递给他.

我掩住下体,不知如何是好.张老师说:“过来吧,不要紧的,这是我丈夫,也是这的老师.”

“你好,是小美的爸爸吧?”男子问.

“是的,给您添麻烦了.”

“別客气,坐.”他指了指凳子,好象知道我刚才要做什么似的,然后自顾低头在手写版上写着什么.

我走过去,坐在张老师身旁,张老师右手操作电脑,左手握住我的阴茎,轻轻套弄着.她的手很柔软,不一会我就勃起了.

“每天射精几次?”她边摸边问,语气柔和许多,居然看着我的眼睛了.

“一般是一次.”

“为什么不再多些?”

“呃,怕伤身.”

“大概什么时候射?”

“盡量在晚上吧.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想保持旺盛的精力.”

“哦,通常射给谁?”

“多半是我太太.”

“有沒有固定的情人?”

“沒有.”

“不会吧?你们做老师的接触那么多女学生.”

“学校有规定……”

“喔,今天还沒射吧?”

“嗯.”

“难怪那么快就勃起了.”说完,张老师放开我的阴茎,双手敲击键盘.

有人敲门,张老师问:“谁呀?”

“是我.”妻的声音.

“是我太太.”我说.

“哦,请进.”

妻推开门看看,沒进来,招手要我出去.张老师忙拿了件浴衣给我披上.

“怎么啦?”我带上门,问妻.

妻看看我,说:“刚才李老师跟我谈小美的事.”李老师是女儿的教练,刚刚才知道他也是张老师的丈夫.

“哦?说什么?”

“他说想知道小美长大后会是什么样子,我是她妈,所以想看看我……”

“哦,这也有点道理.”

“刚才张老师是不是也在看你?”

“嗯.”

“她有沒有其他要求?”

“沒有,怎么啦?”

“李老师说,想测试一下我的性能力……”

“哦?怎么测?”

妻摇头说不知道.

沈默一会,她又说:“我想问问你可不可以.”

我不知怎么说才好.

稍停,妻又说:“听说李老师就是张老师的先生.”

我哦了一声,说:“你自己决定吧,好吗?”

妻看着我,很无助的样子,停了一会,低头走了.

妻是个很保守的传统女性,不象那些新潮女人.她很漂亮,追她的人也很多,曾经和初恋情人同居过,但自从嫁给我以后,很少在外面乱来.

只是在第一次找工作时,为了能进入我们学校,不得不和校长睡了一晚上,但之后不管校长怎么要挟,她都不肯再有第二次.

有一个男同事一直在追求她,她都不肯,后来那男同事离职,说是要到一个很远的地方,再也不回来了.临走那天,妻和其他同事搞了个晚宴送行.

那晚大约十点钟的样子,妻打电话回来,问我可不可以和那个同事在外面过一夜,我同意后,她才和那个追求者搞了一次一夜情.

不过,由于妻守身如玉,在学校也很吃不开.我曾暗示她,为了工作,偶尔可以和领导们亲热一下,但她始终拉不下那个脸,为此也一直感嘆,常说:“我这脾气是改不了了,苦了自己一辈子,希望孩子们不要学我.”所以,当我打算把女儿培养成妓女时,她也很贊成.

送走妻子,回到原处坐下,张老师问我什么事,我见李教练在场,就支唔过去.张老师也沒深究,问我:“你介不介意今天提早射精?”

我说可以,张老师就站起来走到我身后,用脚踩了一个开关,我坐的凳子就升起来,直到她的胸口.

“把脚踩在这个踏板上,请盡量不要射.”

“嗯.”我踩好脚踏,大腿呈分开状.

张老师忽然变得象个医生,拿钳子夹了团消毒棉花把我的阴茎仔细擦了一遍,又用一块热毛巾擦幹,她也用药水漱了口,然后舔我的阴茎.

“哪里感觉比较好?”她问.

“这.”我指了指.

张老师对丈夫道:“用完沒有?我要用了.”

李教练说:“拿去吧,再借你电脑用一下,我传一份资料.”

张老师拿过手写板,在上面作记录,然后又张开嘴,把我的阴茎慢慢含入.

“啊,您弄得真舒服.”我嘆道.

张老师沒说话,专心地吸吮我的阳具,不时作着记录.

一会,她又把凳子踩回原位,接着脱光了自己的衣服.

“哇,好美啊.”我贊嘆.

张老师微微一笑:“来,抱住我.”

我抱住她.

“玩弄我,随便怎样都行.”

“可以插进去吗?”

“怎样都行,用你最喜欢的方式.”

我估计她是想知道我的性偏好,就放胆摸她、吻她.她不时要我停一下,作个记录,再让我继续.

李教练在旁边看着我和他妻子性交,偶尔问:“您太太也喜欢这样吗?”我就停下来回答他.不久他就出去了.

“你不喜欢当着我丈夫的面和我做爱?”张老师问.

“嗯,有点紧张.”我说.张老师马上叫我停,作了记录.

又幹了一会,她说:“好了,我已经收集到足够的数据.”

我只好从她阴道内抽出阴茎,她递了块热毛巾给我擦下体,自己去浴室沖洗.再出来时,她已穿好衣服,我也穿回自己的衣物.

张老师拿起电话拔了个号,问道:“你们还有多久?嗯,好吧.”

放下电话,她对我说:“你太太那边还有半小时左右才完,你有什么打算呢?”

我不知如何是好,正犹豫,张老师说:“这样吧,我带你去参观一下.”

“好啊.”

四)校园即景

跟着张老师,走过长长的走廊,两边都是办公室,上有标语写着:贯彻未成年人保护法,严禁与十三岁以下女孩,十五岁以下男孩发生性关系!—市立法委.

走廊盡头有个门,推门进去,热鬧的场面和刚才安静的走廊形成强烈对比.

这边也是一条长廊,两旁是大玻璃,后是巨大的练功房,一边是男孩,一边是女孩,每个人看起来都英俊漂亮,身材曲缐动人.

“小美和羊羊在哪啊?”我看得眼花瞭乱.

“在前面一点,我们是按年龄分组的.”张老师带我漫步走着.几个穿着汗湿体操服的少女迎面走来,叫:“张老师好!”张向她们微笑点头作答.

又有两个十二三岁的少年,穿着芭蕾紧身裤走过来和张老师打招唿,张就站住和他们攀谈起来,沒说两句就一边一个把他们搂在怀.

站了一会,我见他们聊个沒完,就慢慢往前走,东张西望地看.

走过一个保安身边,他站起来拦住我,问我是幹什么的,我指了指张老师说:“我是张老师和李老师的朋友,她带我进来参观.”

保安打量一下我:“你是新来的教练吗?”

“说不定哦,先看看再说.”我耍起太极.保安沒再说什么,又坐下,我继续向前走.

两个女孩嘻笑着,披着毛巾从一个房间走出来,一个扶着另一个,见我就愣了愣,然后说:“老师好.”

“你们好.”我微笑点头.虽然不是这的老师,但我也是做老师的,所以对这些招唿并不陌生.

女孩们走了,边走边回头看我,我也回头看她们,相互微笑一下.

走到刚才女孩们出来那间房,见玻璃门上写着:治疗室.向面望去,只见一排有十几张床和一条长凳.每张床上都躺着个裸体少女,有男治疗师在帮她们按摩.凳上还坐着几个在等候的女孩.

按摩师们有的穿着白大挂,有的穿短裤,有的居然也是一丝不挂,坐在女孩身上按摩.

一转眼我又看见走廊另一边都是男孩,按摩师都是中老年女性.她们大多穿着白大挂,也有一小半裸着上身,奶子在胸前擅动.有个中年女按摩师全身赤裸坐在床上,怀抱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,象一对母子,只是她的手正握着男孩勃起的小阳具在搓弄.

张老师不知何时来到我身后,对我说:“这个王阿姨很可怜,儿子象这么大就死于车祸.听说我们这招为男孩按摩的师父,就马上学了技术,非要来不可,不给工资也要来.”

我同情地看着中年女人,慢慢随着张老师又向前去.

“诺,小美就在前面.”

我顺着张老师的指示,见前方练功室门上写着:十二龄童女班.

我们并肩站在廊上,隔玻璃看着灯火通明的大练功房,三个男教练正在教十几个十二岁的女孩练体操.

大多数女孩自己在练习,教练们走来走去指点.一个女孩正做后拱桥,身体后仰,以手撑地,男教练从前面抱着她的腰,下体紧贴着女孩挺起的下体.

“看,小美在那压腿呢.”

“哦?”我看了一阵也沒找到:“是哪个呀?”

“诺,教练正走过去,看,教练正在指导那个.”

我看见教练停在一个女孩身后,才看出那是我女儿小美,背着我压腿.

“进去看看吧?”

“好的.”我答应着,跟张老师进去,径直走到女儿身后.

教练向我们点点头,继续教小美.

“身体向后!”教练的语气很严肃,连我听了都怕.

小美好象弯不过来,教练就用手按住她的胸往后压.

“手伸直!”教练说着,左手捉住女儿的双手扯成与身体成一直缐,右手按在她的胸部来回抚摸,不时捏一下小乳头.

“他们是这样的了,有点粗鲁对吧?”张老师有些抱歉地向我小声解释.

“不要紧,严师出高徒嘛.”我心不舒服,嘴上却不好说什么.

“对了,就这样,保持住!”教练语气终于柔和了些.我刚松口气,却见他把手伸到女儿胯下摸了她私处一把,然后走向下一个女孩.

我不想再看,转过身去,见另一个教练正在指导一批趴在地上的小女孩压腿.

女孩们全身贴地,手向前伸,大腿成一字形张开.一名教练反坐在一个女孩腰上,掰着她的腿.时间久了,好象有些无聊,就拔开女孩体操服的裤裆,看她的私处,偶尔还摸几下,女孩头背着我,看不清她的表情,但她并沒有动,任由教练摸.

一个教练对着一群女孩大声训话:“胸挺高点,把奶挺起来!屁股往后跷,再高一点!要大胆展示自己身体最美最吸引人的部份!要让人一看到你们就勃起,看看我勃起了沒有?还沒有!所以你们还要努力!”

“我想看看羊羊.”我说.

“好吧,这边来.”张老师挽着我的胳膞出去,来到斜对面,一群穿着白三角裤的十三岁男孩,也在三名穿体操服的女教练指导下做运动.有的在翻筋斗,有的练木马.这时我注意到门上有张小纸片,写着:禁止异性教练行为—市公安局.

张老师解释道:“我们发现同性教学时,教练们态度粗暴,经常发生打人事件,家长们投诉好多次,惹了官司.后来就改成异性教学,教练们的积极性和教学质量都大大提高了.”

“这我完全同意.”我敷衍着,然后问:“羊羊在哪呢?”

张老师四下张望,也沒找到,就去问一个教练,然后回来跟我说:“羊羊今天在学舞蹈,我们走错地方了,来,我带你去找.”

出得门来,转了个弯,又是一条与刚才垂直的走廊,两边也是练功房.

“在这呢,看见沒有?”

“看见了.”

舞蹈教室人很少,只有两三对在练习,其中一个就是我儿子,和他对舞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.两人抱在一起,身体紧贴着,不知在跳什么舞,那女的一直在亲羊羊,当她背向我时,我见到她穿着条丁字裤,丰满的屁股全露在外面.从右侧看,她戴着乳罩,但转过来看左边时,乳罩被搓到上面,整个奶子都露了出来,贴在羊羊赤裸的胸前.

这时张老师手机响了,她听了听,告诉我:“周先生,我老公说和你太太谈完了,我们回去吧.”

回家的路上,妻很少说话,不知在想什么.我问她李教练对她做了什么,她就害羞地笑,脸红红地不肯说.问多了,她就反问:“你和张老师在那边做什么?”

我有点不好意思说,想了想,绕了个弯:“张老师带我去参观了面的教学情况,你们呢?怎么搞那么久?”

“啊?面是什么样的?好神秘,还不准学生跟家长说.”

“沒什么,就是很多练功房,分年龄上课.”

之后妻一直问校内情形,我都沒法问她那事.

网友评论:

防屏蔽邮箱:gengxin25@163.com
         牢记此站,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.youyou11.tv (防屏蔽网站)
电脑版|手机版